·新聞熱線:0577-68881655 ·通訊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蒼南新聞網  ->  文藝副刊  ->  風土  -> 正文風土

尋覓摩尼教在炎亭的蹤跡

發布時間:2020年06月02日 來源:

  陳高(1315~1367)是金舟鄉咸通里(今錢庫小河川底人),元代進士,少年就有神童之譽,名動溫州路,其《不系舟漁集》入選四庫全書!吨裎鳂怯洝肥瞧渲忻,文辭優美雋永,讓人百讀不厭,正是陳高把海濱小鎮炎亭的風土和人文帶入名篇。

  讀陳高《竹西樓記》,激起了我到炎亭去尋找竹西樓的欲望。其實我來炎亭不知吃了多少次海鮮,人們都知道此地盛產美味海鮮,卻未必知道,這里在古代也曾有山中隱士,巍峨浮屠。

  “溫之平陽,有地曰炎亭,在大海之濱。東臨海,西南北三面負山,山環之若箕狀。其地可三四里,居者數百家,多以漁為業!

  寥寥數語,就把元代時期的炎亭面貌勾畫出來。海濱炎亭,山繞海抱,天然形成一個海岙,東海之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,金沙滿地,一片旖旎風光。南往北來的船只,多選擇在岙內靠岸,只因炎亭外海,暗礁遍布,多少海船在此折戟沉沙,故當地人有“南船不過北,北船不過南”之稱。唐末和五代時期,不少閩東世家大族為避王曦之亂,攜眷越海北上,為避暗礁,多選擇在炎亭以南的石砰港上岸,寧可翻越南皋山到江南垟,如坊下陳氏先祖就選擇這條遷徙路線。也有的家族則選擇炎亭附近馬跡上岸,再翻越炎亭山,進入江南垟,如東田陳氏,項橋項氏,官店橋上官氏等。

  炎亭外海是一道暗坎,阻擋了海舟前行的腳步;同樣,炎亭也是一道東海的門戶,來自閩東的移民陸續在此上岸。這些移民的家族見此地有山海之利,遂定居于此,以捕魚為生,煮鹽為業,成為鹽戶,鹽亭地名隨之而生。

  我與蔡聽濤先生從龍港開車到了炎亭,就不在濱海停留,繼續向東駛去,往北折,來到一片山麓,這是一片曠地,屋舍儼然,雞犬相聞。仰望四周,峰巒疊嶂,恍如置身世外桃源。我的腦海中閃出了“循山麓而入,峰巒回抱,不復見海。其中得平地,有田數百畝,二十余家居之,耕焉以給食,有潛光院在焉。潛光院者,明教浮圖之宇也!

  問詢所在村民,名之岙底村,我的心跳不禁有些加快。在詩文中隱藏八百多年的風景,就在眼前,與之相印,竟縫合無間,這是何等的有趣。

  這八百年來,山沒變,地沒變,變得是草木的枯黃,變得是朝代的更替,變得是一代代人的面孔,只不過潛光院卻永久的消逝了。

  村民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我這位不速之客,當我問他們是否知道潛光院的位置。其中一位中年村民說,我帶你去看。他說,經常也有人到這里尋找潛光院和竹西樓。作為本土居民,他熟悉這里一草一木。他把我帶到一處排屋后面,背靠著高山,指著一處空地說,這里原來有寺院的遺址,“不可能有其它地方了!”他語氣極為肯定。確實這里地勢較高,周圍有清泉、溪澗和茂密的竹林,符合《竹西樓記》中的記載。

  歲月變遷,江南垟的道觀寺院,沉沉浮浮,生生滅滅,何止萬千。我所尋找的潛光院,它是一座明教寺院。據文獻記載,江南垟寺院與明教有關的有兩座,一座是選真寺,一座就是潛光院。選真寺是彭氏家廟,一直由彭氏子孫屢壞屢修,故此得以保留至今,而潛光院帶著明教的難解之謎,永久地消失歷史的長河。

  可以確定無疑的是,江南垟的摩尼教是從閩東帶來的。唐末五代時期,從閩東長溪赤岸遷至江南垟的移民群體中,不乏有摩尼教徒,這些移民帶來先進的生產耕作技術,同時也帶來了閩地的風俗和所信仰的宗教,其中就有摩尼教,即明教。

  摩尼教,又作牟尼教,發源于古代波斯薩珊王朝,為公元三世紀中葉波斯人摩尼所創立。六世紀傳入中土,曾興盛一時。唐武宗會昌五年(845)滅佛時,摩尼教亦遭嚴重打擊,轉而成為秘密宗教,并吸收道教及民間信仰,從而改稱明教。明教徒服色尚白,提倡素食、戒酒、裸葬;講究團結互助,稱為一家,認為世上光明力量終必戰勝黑暗力量。故深受壓迫的底層民眾歡迎,在民間得以秘密流傳。

  讀過金庸《倚天屠龍記》的人想來不會陌生,張無忌在光明頂力戰六大門派,粉碎了成昆的陰謀,挽救了明教。書中描寫明教的神秘儀式,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對應陳高所寫的明教:“明教之始,相傳以為自蘇鄰國流入中土,甌閩人多奉之。其徒齋戒持律頗嚴謹,日一食,晝夜七持唄詠膜拜!庇心承┫嗨浦。

  據傳,在炎亭的漁民之中,至今還保存著部分明教風俗。這樣的明教居然也曾存在于我們世代居住的家鄉江南垟。據彭堡(今金鄉彭家堡村)彭氏宗譜記載,始遷祖彭信從閩東長溪遷到江南鵬山里定居,其后在居住地不遠處彭家山(即下湯村)建一座明教(又稱蘇鄰國教)寺院——選真寺。元末彭氏后裔彭如山和其孫彭文明合力在原址上擴建,并請名士孔克表撰《選真寺碑記》,此碑一直樹在選真寺前,盡管寺院屢圮屢修,而這塊古碑居然能保存至今,也算是奇跡,它為后人了解元代摩尼教傳播提供了一手實物資料。

  在炎亭也有一座明教的寺院——潛光院,可惜這座的寺院已無跡可尋,所幸陳高曾寫了《竹西樓記》一文,為探尋明教在炎亭的活動提供了蛛絲馬跡。

  潛光院旁邊有一座林木蔭蔽的竹西樓。在這大山深處,與海隔離的地方,這座的竹樓是江南垟文人學士常來的雅集的地方!爱斏焦戎g,下臨溪澗,林樹環茂。樓之東植竹,其木多松櫧檜柏,有泉石煙霞之勝,而獨以竹名焉者,蓋竹之高標清節,學道者類之,故取以自況云。若章君慶、何君岳、林君齊、鄭君弼,咸賦詩以歌詠之!

  章慶(1265~1330),字于壹,是錢庫章均垟人,人們對他可能比較陌生,但他的父親是章哲卻是一代詩賦名家,他以一篇《風潮賦》受上司賞識,章哲是修志名家,編修了永嘉、瑞安、平陽,甚至臺州地方志,后來到京城任職,以文出名。章慶家學淵源,曾與東門楊彥宇彼此唱酬,并合著《風月聊吟》《鷗波吟》諸集。章哲編撰各地方史志,章慶是其父得力助手。

  何岳,是將軍嶺人;林齊是夏澤人,他們與陳高合稱“瀛洲三杰”,代表元代江南垟文學最高的水平。

  鄭弼,不詳,但能與瀛洲三杰來往,當時不俗之輩。

  竹西樓的主人是潛光院的住持石心上人,原名道堅,是一名讀書人,“幼讀六藝百氏之書,趣淡泊而習高尚,故能不汨于塵俗而逃夫虛空!弊x書人看破紅塵出家,并不稀奇,但是信奉明教的儒者卻不多。在歷代的農民造反中,其領袖大多與明教有關,明教以其教義的革命性,而為造反者利用,故明教也素來為朝廷所禁止,明教徒為避朝廷的打壓,大多借寺院宮觀以棲身。至元代末年,明教已與佛道合流之勢,相互影響,并走出了底層,逐漸為士大夫所接受。

  有“孤介之質,清修之操”的石心上人能接受明教,“蓋亦托其跡而隱焉者歟?”——是韜光養晦?還是潛隱江湖?這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山海之間的炎亭,在其后的明清歷史中,是海盜倭寇光顧劫掠的地方,屢遭戰爭破壞,這座有著明教色彩的潛光院自然不能幸免。

  相對于江南垟千年歷史,潛光院的存在不過是曇花一現?梢韵胍,當虔誠的明教徒移民逃離閩東故鄉,跨海而來,經歷了九死一生,他們選擇在炎亭一帶上岸,向著山坳深處奔去,在岙底這個地方,發現一處可堪立足之地,清澈的山泉洗去了一身的疲憊,荒涼的原野將是安身立命的根本。這些移民就將此地認作故鄉,定居不走了。他們放下行囊,砍去大片的竹林,芟除雜草蔓藤,扎根斯土,繁衍生息,重建家園,而其信仰的明教也隨之安置于此,并雜子孫后代中延續。

  山之外,濤聲依舊;山之內,歲月靜好。愇陌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内蒙古福彩中心 基金理财平台有哪些 贵州快三什么时候开始 河北省11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买号技巧 江苏快三app靠谱吗 海量数据股票行情 广西快乐双彩2020047期开奖结果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直播 福建体彩31选7专家预测 北京十一选五下载